<label id="dgak"></label>
    1. <input id="dgak"></input>
    2. <code id="dgak"></code>

    3. <code id="dgak"><u id="dgak"><span id="dgak"></span></u></code>

      热奇网百度影音中国当代文学“走出去”——以残雪为例看中国当代文学在日本的传播

      热奇网百度影音中国当代文学“走出去”——以残雪为例看中国当代文学在日本的传播


      来源:微信公众号  作者:佚名

        

      热奇网百度影音中国当代文学“走出去”——以残雪为例看中国当代文学在日本的传播 特别是在非税收入负增长的情况下,税收收入实现较快增长。1日在相关报道中评论说,美国军官的话是对中国在南海的岛礁建设进行威胁。文章称,中国在南海部署武器完全是为了防御。

      热奇网百度影音中国当代文学“走出去”——以残雪为例看中国当代文学在日本的传播

        中国文学在海外的传播是近年来的热点话题。 日本特殊的地域背景与隶属于汉语文化圈的文化背景使我们可以将日本视为“走出去”的“中转站”,通过考察中国当代文学在日本的传播,为中国当代文学的海外传播这一话题做出思考。

        中国文学在日本的传播可以分为古代文学的传播、现代文学的传播与当代文学的传播。

      其中古代文学在日本的传播最为可观,也最受日本读者的认可,甚至影响和参与了日本文学的发展。 中国现代文学中鲁迅的作品在日本的传播最成功。 而中国当代文学在日本的传播还存在着一些问题与困境。

      日本学界虽然对中国当代文学已经完成了从“猎奇”到纯文学欣赏的转变,但这种认识尚未普及到普通读者层面。

        中国当代文学作品在日本的翻译与出版主要分为学术刊物、出版单行本的形式。 日本出版业高度市场化,因此作家在日本出版单行本可以被看作获得读者认可的一个标志。

      可喜的是,很多中国当代作家的代表作品都在日本市场上获得了单行本的出版。

      但是另一方面,这些书从销售状况及普通读者的反馈来看并不十分理想。

        自1972年中日建交以来,中日两国之间的民间友好团体交流逐渐增多。 但是,日本普通读者对中国的国情及民情的了解还处于知之甚少的阶段。

      因此,当普通读者选择中国当代作品作为读物时,往往都带有一种渴望了解中国国情与现状的心态。

      特别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中国逐渐向世界打开了大门,也使得更多日本读者对中国人的思想状况产生了好奇心。 日本读者往往都是选择那些在国际上拥有高知名度的作品。 比如莫言的《红高粱家族》,因为被翻拍成电影而在国际上享有盛誉,随着电影在日本的放映,使得日本读者也开始竞相阅读莫言的作品。 日本读者在阅读此类作品时,都把其当作中国国情的普遍现状来阅读,怀抱着“窥探”与“猎奇”的心理。   日本汉学家在选择翻译中国当代文学作品时,除了要考虑作品的主题外,还不得不考虑出版后的销路问题。

      日本汉学家饭塚容曾就中国当代文学在日本的传播这一话题发表过自己的看法。

      对他来讲,在翻译作品时优先选择有中国特色的作品。

      与此同时,也要参考作品的篇幅。

      在其看来,由于日本高度现代化,读者偏好都市化的阅读体验。 对于日本出版社来说,长篇及超长篇小说很难有好的收益,因此很少有出版社愿意出钱出版中国长篇小说。 日本另一位汉学家谷川毅在谈到中国当代文学在日本的传播这一话题时,也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除了对篇幅过长的担忧,他还谈到了日本读者“难以理解中国的政治和历史背景”这一问题。

        在中国当代作家中,以残雪在日本的传播最具代表性。

      与残雪在国内的“不知名”相比,残雪作品在国外却拥有广大的读者。 自20世纪80年代末残雪作品被翻译出版之后,残雪作品就在日本普通读者和学界之间受到了广泛认可。

      在日本中国文艺文学研究会的调查中,残雪还被日本读者及学者评为最熟悉的三位中国当代作家之一。

      2008年由汉学家近藤直子创办的残雪研究会也是日本唯一一个以中国当代作家名字命名的研究会。

      残雪的作品在日本出版发行单行本9本,还有研究中国文学的刊物《残雪研究》《昴》《文学界》《中国现代文学》等刊载的残雪中短篇小说共80余篇。   从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残雪作品在日本的翻译出版基本囊括了其各个时期的优秀短篇、中篇、长篇小说。 其中,残雪早期的短篇小说更受日本读者及研究者的青睐。

      这或许与日本出版界不喜欢利润偏低的长篇作品的生态有关。 更值得关注的是,残雪不只作为作家在日本受到重视,其作为文学批评者的身份也受到日本学者和读者的普遍关注。

      残雪文学批评的作品也被大量翻译介绍到了日本。

      特别是残雪对卡夫卡作品的解读在日本学界引起了较大的关注和认可。   残雪作品在日本传播取得一定的成果与其翻译及传播模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其作品在日本的翻译早期主要以汉学家近藤直子为主,后期以残雪研究会为主。

      残雪研究会以近藤直子为首,包含了其他大学中国语教员、中国语的博士及硕士研究生。

      他们定期举行研讨会,就残雪作品中出现的可多重解读的语言线索进行解读并就翻译成果进行交流。 正是因为他们不懈的努力,残雪作品才能够以一种高水平、稳定的形式展现在日本读者面前。

      相信这也是残雪作品在日本读者中获得好评的原因之一。

        近藤直子除了是残雪作品的主要翻译者之外,还肩负起推广残雪作品的职责。

      她在担任日本国际交流中心的中国文学课程教师时,就曾将残雪作品作为自己的主讲内容,向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日本读者解读残雪的文学世界。

      同时,她还在自己任教的日本大学中以残雪为例讲解中国当代文学。 残雪研究会成立以后,也会不定期地向日本民众举行残雪文学世界的解读和推介活动。

      残雪作品在日本传播初期,近藤直子利用自己的关系,向出版社和电视台积极推广残雪作品。 这也使残雪作品拥有了比较高的认可度和话题度。

        残雪作品自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在日本传播,今天已获得了广泛认可。 这是我们在考察中国当代文学在日本传播,甚至是在海外传播这一话题中可借鉴的地方。

      除了作品本身符合国外读者的独特审美之外,作品的译者身份同样是决定作品是否能够更好地传播的重要手段。 残雪早期作品中的现代性思考在日本读者中广为熟知。

      这同样也是日本经历了经济高速发展之后,人的精神世界所面临的一种普遍困境。

      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读者对中国的国情和现状逐渐了解与熟知,相信他们会更希望从中国当代文学中读到优秀的中国故事。

      这就更加促使我们发掘中国当代作品中优秀的部分,以便更好地推广及传播。   (作者:柳慕云,系东北师范大学讲师,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奖项目“中国当代小说在日本的翻译及接受对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启示”成果)+1。

      热奇网百度影音中国当代文学“走出去”——以残雪为例看中国当代文学在日本的传播

        资料图片:外国人在中餐馆用餐。起飞后不久,飞机驾驶员向起飞机场地面空管人员请求迫降。2008年至201日,北京冬奥会世界新闻机构会议在北京冬奥组委首钢办公区召开。座谈会上,与会党代表结合自身岗位实际,踊跃发言。大家还就几个文件征求意见稿提出具体修改意见和建议。以上为热奇网百度影音中国当代文学“走出去”——以残雪为例看中国当代文学在日本的传播 详情,更多资讯请关注我们


      都市邪侠

      上一篇

      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mars-monkey.cn/ms/3908.html